| 忘记密码
精彩文章——建言献策 | 纪实访谈
静静地守候 默默地奉献
作者环保部西北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驻四〇四厂监督点调研团
来源:中央国家机关团工委2013年“根在基层·中国梦”(美丽中国)调研实践活动
发布时间2013-09-25 打印 举报

    访谈对象:潘其富(中核集团四○四厂 退休员工)

    访 谈 人:史  睿(调研团团员 国家民委)

    访谈时间:2013年5月10日

    访谈地点:四○四厂办公楼会议室

    访谈背景:

    2013年5月6日-11日,作为“根在基层·中国梦”中央国家机关青年干部调研实践团之一,我们来到了西北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(以下简称“西北站”)驻404厂监督点,与核与辐射安全监督员、扎404的工人的实际工作和生活状态进行深入的了解和体验。1969年1月7日,我国首座核反应堆发生了34-32孔道工艺管元件烧结事故,四○四厂的工人同志们奋不顾身地排除险情。潘其富同志作为此次事件的亲历者接受了调研组的访谈。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45年,年近耄耋之年的潘老谈起此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。

    访谈实录:

    (S-史睿,P-潘其富)

    S:潘老,请您说说34-32事件发生的历史背景吧。

    P:好。34-32事件是我国第一座反应堆发生的第一次事件。那座反应堆是1958年小平同志批准建设的,由苏联援建。1959年,苏联单方面撕毁合约,苏联专家带走了图纸、资料。为此赫鲁晓夫说:“没有苏联的支持,你们就守着这一堆废铜烂铁吧,原子弹20年你们也造不成。”毛泽东同志在此严峻形势的压力下,审时度势,发出:只有一条路,自己动手,自力更生搞出原子弹的口号。他又指出:要下决心搞尖端技术,赫鲁晓夫不给我们尖端技术,极好,如果给了,这个帐是很难还的。当时,四○四厂的队伍很年轻,憋着一口气也要把工作完成。反应堆中使用的工艺管要求很严格,1吨铝合金只能生产出2-3根,在反应堆的建设中还遇到了三年自然灾害,我们住帐篷,挖地沟,吃骆驼草。在十分艰苦的环境下,1966年,反应堆建成,年底临界;1967年,开始生产;1975年达到实际水平;1987年,停产;1993年,退役。在反应堆建成运行的20多年中,开展了很多项技术攻关,通过改造使反应堆围绕我国的发展来建设,实现了多拿快拿产品,为装备第一代核武器,为建设第二代核武器提供了核产品。使我国不受外国欺凌,使得大家一心奔小康,核工业的贡献不可或缺。

    戈壁滩上三天两头刮大风,天上不飞鸟,地上不长草,风吹石头跑,沙尘暴是这里的常客,风沙一来铺天盖地,没有电话,职工都是单身汉,三点一线的生活很艰难,整日加班加点,工资很低,但是,没有人叫苦,大家心中只想一件事,就是多拿快拿产品;做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反应堆高功率运行。就是靠着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精神,我们才能战胜那些困难,34-32事件只是其中的一例。

    S:那您能说说34-32事件发生的具体经过吗?

    P:那是1969年1月7日早班,反应堆的34-32孔道,发生了严重烧解,把孔道堵死,造成了一定的核泄漏,严重威胁了反应堆的安全。当时,在国外发生这样的事故需要停堆处理,等温度降下来后,辐射减少了,待处理方案制定好后再处理。但是,我们的反应堆还没有满功率运行,如果不能正确及时处理,会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,政治影响也很大。事故发生后,厂领导立即赶往现场,在姜圣阶总工程师的带领下,迅速组成现场指挥组,姜总亲自任总指挥,带领分厂总工陈维敬、我和大厅班长周茂功等人,组成了有70多名技术人员、工人和干部参加的抢险队。经过反复讨论,抢险队决定采用打井的方法把烧解的元件打掉,把孔道打通。如果采用机械打孔的方式,在很细的孔道中打斜了,就会造成更大的事故。由于现场辐射剂量非常高,抢险人员只能轮流分批进入现场,操作大厅成了一个抢险的战场,干部工人分五个班轮番进入抢险。

    S:像这样的事件,处理起来困难很多吧。

    P:现场存在3个困难:一是事故点深。在小直径孔道内1米多深,我们采用不锈钢的可伸缩长杆和抓手,用吊车吊起来,4-5个人抱住控杆往下压,钻取、抓取;二是温度高。现场温度高达1000多度,人不能进入,只能用冷水浇,定人定时轮流进入。大汗淋漓、头昏眼花,尽管有人晕倒当时大家还是坚持工作;三是放射性剂量高。现场放射性剂量急剧上升,当处理工具从堆芯孔道拔出时,工具头上火花四射,各种高强度的放射性射线使得高挂在墙上的警戒铃响声震耳,红灯闪闪,不停地警告人们。当芯片取出后放在大厅,大厅的中子、α射线,β射线,γ射线到处都是,剂量超万倍,只能定人定时进行操作,尽管如此,大家还是不顾安危,争抢着往进跑,人在现场只能工作30秒就得出来。

    S:在时间处理过程中与没有发生其他问题?

    P:一次,我刚从现场出来,转到旁边的迷宫里,就听到现场有人大喊:“大厅失火了。”我顾不得危险,转身跑进了大厅,只见10米多的远处烟浪滚滚、火花冲天。火灾是由抓取的废元件掉在塑料地板上引起的,一名同志一脚将废元件踢开,大家一起把着火的元器件投到水中,消除了火灾。

    S:看来事件处理的比想象中要顺利。

    P:没有那么顺利,在事件处理后期,孔道中的元器件完全卡住了,钻-钻不进去,抓-抓不出来。当时,我建议用锤子在杆顶部砸,意外的靠震动震脱了废元件。

    S:在处理事件的过程中,使用的方法都是以前用过的吗?

    P:这种事件我们都是第一次遇到,处理的方法也是现场研究出来的,每次尝试都是由我们四个带头先做,再由其他同事上手。采用人工处理的方法在国外没有,在国内也是史无前例的,处理的效果很好,反应堆安全无损。我们勇于拼搏、无私奉献,经历住了生与死的考验。

    S:整个事件处理了大概多久?

    P:我们经过28小时的连续作战,饿了吃口干馒头,渴了喝口凉水,终于排除了故障,确保反应堆的继续运行,一下来我就瘫了。

    S:听说周总理对此事件十分关注,您能说说嘛?

    P:在34-32事件中,我们与总理电话直通,随时报告事故的进展,事故处理完后,周总理派专机将我们25个受辐射最严重的同志接到北京治疗、疗养,并要求医院高度重视,精心治疗。我们25个人严格遵守厂里制定的3不原则:不准离开病房;不准谈事故情况;不准泄露我厂有关信息。    住院后,我发高烧,呕吐,白血球高达3000多,医院对我进行了特护,1周不得下床,其他同志也有着不同反应。在医院的精心护理下,大家在一个月后出了院,我们也受到了集体表彰,还参加了国庆20周年国庆观礼,参加了国宴。

    后  记:

    尽管34-32事件已经过去多年,但四○四人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精神,教育了一代人,影响了一代人。潘其富老人1965年从哈工大毕业来到四○四工作,是响应党的号召,到最艰苦的地方去。到兰州报到的时候因为保密到那里去工作都不知道,工作几年了家里人都不知道他在哪里。有的同事家属到地窝铺寻亲,在地窝铺问了几天都没有找到人,回到老家后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反而受到了批判。如今,潘其富老人已退休在家,没有丰厚的收入,每月仅有3000元退休金;没有丰富的晚年生活,只有在这一片戈壁滩上静静的守候,纪念他们的青春,逝去的年华。

 

评论0
发表评论须知:
  1. 评论内容积极向上,不能包含违反国家法律和道德的文字和语句。
  2. 评论要注重质量,严禁“顶起”“支持”这样无意义的灌水评论。
  3. 严禁发表广告信息。
  4. 希望大家自觉遵守,我们会更好地为大家提供服务,谢谢支持!
最少输入3字评论
  • 验证码:
  • 验证码:
Copyright © 2011-2018 Youth Think Tank.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 青年智库 京ICP证030059号-2
国研网提供技术支持